文章

顯示從 三月, 2008 起發佈的文章

List of

多久沒列過?

東京鐵塔:我的父親母親
投名狀
Anna Karenina
假自由之名
收視大騎劫
Sweeney Todd
無國界追兇
Léon Morin, prêtre
No End
歡迎來到東莫村
Atonement

應該有忘了的,不過記不起了。

飯局

近日和一些香港典型中產吃飯,其中都聽到不少對社會的失望。

其中有說在香港資方的權力過大,打工仔在港討價的能力太底。為著女兒將來著想,要為他們儲一筆錢,好讓女兒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必為口奔馳。又有說香港人沒有罷工意識,跟本不會亦不能組織起來,行業內有能力的只能保護自己,跟本未能結會起來保護整會行業的打工仔。亦有說不希望女兒變成勢利的人,但亦不希望女兒面對世界過於失望,最好是有一點傻婆的赤子之心。

一般的中產是如此的期望與批評。然而基層的人們,有說找夠吃就行,對社會不公義的批評較少。他們關心的是近來又有居屋出售,或是更下一層的,如何可以快些入住公屋。這𥚃的基層自然不是指電視最喜歡的悲情樣版,如執荒為生,如單親。但是更多在公屋居住,生活不算太差,亦有一定經濟水平。得温飽,而且是靠自己打工得到的,當然不會覺得社會是完全不公的。起碼我努力還有飯吃,同理,別人乜應如此。而且他們很大程度上相信「香港故事」,尤其他們有女兒在政讀大學。當然,他們或許不知道現在畢業只有八千人工。

Codefest

圖片
小遊記?這些就是所謂的工幹,坐直通車到酒店,只在會場工作。和當地的交流是零。不會逛街,只會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