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2015 起發佈的文章

異夢

「你好嗎?」我在Whatsapp 問。
「嗯,很想念你,快點回來吧。」

在台灣發到香港的Whatsapp,和在火炭發到西環的,同質。距離,在這沒有作用。

「今晚到夜市吧!」同行的提出。沒有反對呀,香港人到台灣,沒有誰不去夜市的。大伙兒去吧。
那一個夜市呢?士林、松山、師大?現在問我都忘了,就是夜市囉。
「今晚到夜市吧!」
「那一個?」我問。其實只是問一下,我有那些都搞不清;香港那些大排檔,我也搞不太清楚。
「。。。」其實這裡應該是一個名稱,但我忘了,名稱也好像沒有意思。就像剛畢業的Programmer,即使Design Pattern 考試背得了滿分。那些名稱於他們只是名字,沒有意思的,要寫出來的時候,就是會「。。。」

大家去了,我沒去。
「為甚麼?」
「累了,休息一下。」
一個人做甚麼好呢,食呀,喝呀。食平常的食物,喝平時的酒。
也可以一伙去的,去喝平常喝的威士忌,去一間香港人開的酒吧喝。

「我回來了。」
「:)」回覆沒有快了呀。真的回來了嗎?
離開和回來,在這沒有作用丫。

關於我愛你

在必須發現我們終將一無所有前
至少你可以說
我懂 活著的最寂寞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啊
我失去的, 都是人生
當你不遺忘也不想曾經
我愛你

張老闆《關於我愛你》

月初到了台北工幹。七天,三天開conference 四天在新開張的台灣Office 工作。工餘去了不少地方,但沒有去女巫店。

不過在買醉時,喝到了名為張懸的啤酒,也好。

左膠創業

今年老細出左一個訪問,叫做回應我成日話佢唔夠東叔,咁務虛。

https://thestandnews.com/technology/start-噏-2-鄭斌彬-為了在資本主義下實踐自主的價值-他創業/

有些factual 野,好似唔對路

//一同搞學生會的兩位好友坐下來

Royuen 唔係搞學生會架,佢去學生會找我食飯者。。。

//然後,他們跟以前相熟的大學教授借了點錢,又到銀行申請貸款,再加上自己的小小積蓄,湊成四十萬,開了間公司。

那四十萬應該叫做開左公司一段時間先出現。公司註冊那個moment 應該係一萬蚊都無既。。。

//生到仔、買到樓、經濟上支持到正常生活

Well,本人23 歲創業同時生仔結婚,那時得幾千蚊人工,我都覺得我生活正常。正常呢家野,好彈性既。而且,我記得大佬話,目標係同事買到樓者,但係唔鼓勵做樓奴;者係,人工上有得選擇買。

篇野提醒左我一樣野,就係請人請想法相近的,唔係好快就無左度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