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二月, 2018 起發佈的文章

You & I

Tell me that my fate is in my hands
Can you convince me that I have a chance

這一年聽了這首歌上千次了吧。
歌名是You & I,而是誰在希望my fate is in my hands

但其實We are equated, by the blood we bleed,兩人的關係,血肉相連了。就大約是in me you live。
Let there be life, 如果沒有生命在中間,又能如何。沒有生命,生命沒有了,那還有甚麼帶領我們beyond the darkness

如果You & I,不能成為We 或者是不希望成為We,那如何走下去,或是應否走下去。
我都想不了,想不了的事大概要和誰討詮吧,而又能和誰討論呢。

I'm learning how to walk on, 只能這樣吧。
我還是希望My fate is in my hands。
Learning to trust, that something will come along
不能太慢,但,急不來。
如果不告訴我,沒有了tell me ,那我只好和自己說,Where I am going;That's where you will be。

情人節快欒。

藍天白雲

看到這名字,第一件事是想起張懸的歌,藍天白雲當你離去。

戲是和劉小姐看,戲開首引了杜斯妥也夫斯基《卡拉馬佐夫兄弟們》中的一段話:「在大多數情況下,人們,甚至惡人,要比我們想像中的他們幼稚得多、天真得多。其實我們自己也一樣。」入場前不知道,但約了劉小姐看還真好,他是我小數看完整本書的朋友吧。我覺得戲是說出了主題的,但就沒有作戲的感覺,比我的感覺是很日常的片斷,而日常,就是很多和主題無關的事發生。但戲則太多枝節,拍出來也沒有那麼的張力。不像同時給政府資助的《一念無明》那樣一個明顯的主題,都快一年了,我還記得《一念無明》播著黃衍仁《裝睡的人》跑步那幕。

《藍天白雲》的主題也是有趣的,但是兩住女角的對揚太弱了,而又拍多了太多其他人,但時間又不足。影頭有點心思,但可能太多枝節,氣氛好像不太夠。其中的士鄧麗欣父女對打那一場的空間處理是很好的一幕。兩個少女對父親的恨於我都太弱了,不過,在近躍離的生活中,即使是小事,也可以日夜累積成怨。而人就是可以很無故的動起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