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意外

 發生意外,最想念的是誰,而誰又能在身傍。 當我在問,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而意外時,我想的是,掛住和陪伴,大概不同。最難得是相伴。

用力入眠

日照太長,連睡覺也要用力。心靜不下來,想著想著,doing the right thing is no easy。 盡力的呼吸,給岑寧兒在耳邊來回。由2016 年11 月為了yoyo 去台北,第一次聽了現場, 陪伴了我6 年的時光,多小個無眠夜是靠他的歌,現在要在電視看Live 。6 年是多長的時間,大概成了身體的一部份了,沒有了連入睡也會發惡夢。而我的確實連日惡夢,都是在失去令我喜愛的,給我動力的東西。 現在的我的是六點起來,打開電腦。過了晚上那漫長的思緒。醒來,不用努力睡,可以努力工作,要做是,未必是想做的,是責任,太概,是對別人的責任。如果我現在就能任性的為自己負責,太概,可以在現埸聽Yoyo 唱的全世界失眠。 Late Night Tale,願一路可以相伴。

當你每天的希冀給拿走時,人生就沒有了動力。即使那希冀是如可平凡。 沒有了希望只餘下日常,那是多難受。 世事沒有如果,沒有希望的我,只是給過去羈留的人 信,相信愛還在。 那,才能生存

時間在過

2020 中秋留下的片言 

沒有所謂

如果世上真的有拯救,那必然是自我的夢魘。若你打算拯救誰也好,最後拯救不了自己,然而拯救誰,也先要拯救自己。 那迷惘的言詞,是因為甚麼。在這的言語實際是拯救自己,救了又有誰在意。Ich bin Sie aber das ist nicht mein.

獨處的時間

獨處才能自療 為甚麼要自療 原來表和𥚃,不一,不說,自言自語或許有幫助。

芬蘭流水帳

1 月22 日 早上10 時登上去莫斯科的飛機,黃昏5 時到莫斯科,2 小時轉機,到Helsinki 落約8 時,拿到車約9 時。 拿到的車是Toyota Corolla Station Wagon,尾箱剛好放得下兩大一小的行李箱。開車到預訂了的Airbnb,拿到了鎖匙,進屋己是11 時,香港時間清晨5 時,小孩很快睡著了。中途有一段小插曲,是宿主安排的停車場卡失效了,車只能泊在街上,合法的時間是早上8 時到晚上8點 時最多泊2 小時,晚間沒限制。 1 月23 日 我清晨5 點就醒來了,去了24 小時的超市買早餐,回到住宿,把東西煮起來。這𥚃的廚房是Ikea 示範單位,最平價的Ikea 工具都齊,4 把不用大小的刀,大小不同的碗碟都齊,焗爐是Bosch 的對流式,還有咖啡機。重點是有洗碗碟機,不然我不會有興趣煮這早餐給一家吃。吃完不用洗碗,就去跑了一個步,跑著跑著,看著日出的色彩改變。 中午坐渡輪去了芬蘭堡,本身打算去那𥚃一間釀酒餐館吃午餐,但Google Map 騙了我,餐廳是晚上才開的,簡單的去了傍邊的珈啡店,有當地craft beer,但同行的人不知道,就點了別的,好在也是芬蘭啤酒。然後慢慢散步到玩具博物館,也沒開門。中途經過軍事博物館,沒進去,又慢慢的走到了芬蘭堡博物館,入去走了一圈,和小孩了解了芬蘭堡在海洋時代的重要。 坐船回到了 Helsinki ,坐了摩天輪。 晚上在超市買了些Pizza 和意大利麵回去煮,開始愛上洗碗碟機。 1 月24 日 起床,又煮了一個簡單的早餐。8 點半左右去跑步,跑到一會一起去的岩石教堂。回住宿,把東西收拾上車,開車把成家人送到去岩石教堂,約11 時,留了1 個小時左右,中間拍照和聽在埸Pianists 彈琴。 上車去了芬蘭圖書館,留了一個多小時,再去了海邊的Market,在Robert's cafe 吃了個簡餐,買了一些東西。 約2 時半上車,要開6 小時的車到Halappa BnB,是一間釀酒餐館及小旅館。中約每兩小時停了一停,休息,加油。天氣不太好,很厚的雲。中途看到雲透出了綠光,紅光,應是極光,可惜太厚的雲。 中途接了Haapala 的電話,說我們太晚到了,晚餐應是吃不到了,推介了我們去別的餐廳。那是行程中我比較想去的餐廳,但過於漫遊就趕不到。 到了別的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