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二月, 2007 起發佈的文章

傷城

傷城很多場景我也很喜歡。如那有點兀突的'連身份都沒有了'。極為中產的背景,私家醫院,維港的窗景,甚至是山頂的豪宅',我都很受落。梁朝偉做得很好呀,有點老中坑的感覺,相對金城武差的遠了。那場死了老婆不能說話有點生硬,和舒淇的對手戲太假。而梁朝朝偉那一句,你唔會明,真是愛死他。

傷心的是丘建邦和小鳯一起。如果酒好喝,因其難喝,那小鳯絕對不是好酒,差酒只可偶爾一喝兩。沒有了好酒,誰不戒酒?

Prüfung

Ich habe folgende Erfolg der Prüfung:

Grammatik : 21/25
Hören: 15/17
Lseen: 25/26
Schreiben: 25/32

Gesamt: 86/100

aber es gibt keine Sprache, die ich schlecht bin. Ich spreache kein gute Deutsch, obwohl ich nach fünf Monate bei Deutschland bleibe. Ich weiß nicht, warum ich mich nicht mehr für Deutsch interessiere. Ich werde nächste Jahre Abschluss sein. Was denn noch? Magister der Sozialwissenschaft? Arbeit? Wenn ich Magister will, müss ich jetzt schwer arbeiten.

無堅毅,事無成。

My Picasa

圖片

巴黎 Paris

圖片
剛到巴黎立刻踩狗屎,很新鮮的狗屎,臭味是世界級的,數量相信也是。別人說巴黎三多,美女多、花多、狗屎多,我只見識了一樣,而且是最臭的一樣。我去時沒有花,因為是冬天,但美女也不多,還是我不懂得找?難到要到Moulin Rouge?

巴黎的市中心很美,但那個銀白色的摩天輪在晚上太耀眼,算是周邊最俗的物件。很可惜沒有了相機,而同友人的相機只是「DC仔」,完全影不到夜景。還有一個敗筆是艾菲爾鐵塔的白色閃燈,既不美,亦和周圍環境不配合。若是放在香港和煙火配合則會不錯。

羅浮宮(Musée du Louvre),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和龐比度中心(Le Centre national d'art et de culture Geroge Pompidou),這三個博物館應該夠遊人看上一個月。即使每件館藏只看一眼,單是羅浮宮已要行上五至六小時。量之多令人無法聚焦,看完也不知自己看了甚麼。蒙羅麗莎的微笑就如嘲笑,笑我不應來這裏,因為這些古典藝術不是為兩餐煩惱的我所能欣賞的。

我還是適合看現代一點的電影,戲院在法國倒是不少,香舍麗榭大道兩傍就有著不少。而法國電影資料館當然是我必到之地,2005 年搬了新館,沒有了在偷吻和戲夢巴黎出見的入口。人流主要是法國人,其本上沒甚遊客。人流雖不算很多,但和香港電影資料館比則多出不少。資料館以法文為主,但那時有以德國Impressionism 的展覽,雖我看德文只能一知半解,但再加上影像也明白在說甚麼。

巴黎太多姿多彩了,我只到了四天,自是不足,相信還會再訪。再訪時不要再踩狗屎就好了。

photo from: http://www.fi-taipei.org/article.php3?id_article=643

讀書之悶

同儕之中,我不算是書精,但也算是喜歡讀書。但我發現我讀的書並不算多悶書,而多是平易近人的書,如我看得甚多的龍應台,其實是十分大眾的書,平易近人,而且他的目標讀者很多時都是一般大學生。我看的小說多數不悶,甚至有趣,如金庸的,娛樂性很高。

但真正讀起學術書來,可是十份苦悶,悶得我支持不了。不想看下去。現在每天看資本論真是很悶,尤其不是母語,看的速度不會快,而現在看的部份以史料分折為主,沒有了開首理論部分的精彩,多了分沉悶。所以每日看的時間比看之前還小,量也小得很。所以我在想,那些每天要看數百頁書的讀書生活是要書蟲才能捱下去的,而不是我這等只有一點點興趣就能做的事,因為那時所要的除了是興趣更重要的是堅毅。當一個人不停的做一件事,並以此事謀生,有悶場幾近必然的。若然沒有堅毅的精神,悶得本身的興趣也給磨滅了,那真是惡夢。不單事情不會做好,自身亦很痛苦。

但不是學術書也可以是很悶的,尤其量一多時,很難沒有悶場。如上面提過的龍應台,看多了也是很悶的,尤其他的時評文章,看多了,看出了他的寫作手法和策略,因為論點來來去去也是那數個。只看他的文章很難會對他的論點有很深的掌握。要有比較深的掌握又好像回到了可以很苦悶的學術書籍,也是一個悶字。

不看書也是很悶的,因為沒有新的閱讀,自己的說話很難有創新可言,那就會不斷的重覆,那也是一件很悶的是。試想同一番話你不停的說了十年,會不悶嗎?講的不悶,聽的也很悶。為了避免這種悶,我也只好承受讀書的悶。

對呀,我只是呻吟,為了令自己讀下去。不然有甚麼可做呢?尤其有人說:「老師說,讀到崩潰總比不讀好,都唸到博士了,不讀書還做什麼呢,不睡覺也要把書讀完,這太正常了。」From Patricia's Journal

對,我要告訴自己,讀書太正常了。

Venezia, Barcelona, Madrid

圖片
威尼斯
別人說全球暖化,說海水上升了多少,威尼斯多少年後會變成海洋。這是最常聽見關於威尼斯的描述,給人的感覺是快了消矢失的地方。親身到訪的感受也是差不多,街上除了遊人,就是老人,加上那美麗海洋,是一個等待死亡的景像。曾是地中海的重鎮,如今只是夕陽城市,供給人們消費。
聖馬可廣場上的白鴿最能表現那消費情懷,那多得可怕的白鴿,佔領整個廣場。遊人們買了一歐的白鴿食糧,放在手上,都不用拋到地上,白鴿會毫不客氣到你的手上搶食。遊人們都很開心地拍下那給十多隻白鴿爬在身上的情境。而且白鴿完全不怕人,想捉一隻也是很易的事,真想捉一隻煮來食。

巴塞隆那
對我没甚意義的城市,我對他的認識只有他的球會,到達後令我注目的除了性感美女的海報,就是朗拿甸奴的。去也是因為柯計劃了,就去看看,反正我一個人是不會到西班牙的,最後也給我一個很好的回憶。
巴塞主要的境點是高第的建築,是所謂的自然風格,以運用曲線聞名。也是我看過入場費最貴的地方,要十六歐。我沒有進去看,因為太貴了。而且又要排上一個小時,所以只在外看了一眼,就乾脆到別的地方看。
其中聞名的是畢卡索博物館,因為畢卡索年輕時在這兒受美學訓練,而博物館以單一作家為收藏目標計,是世上最具規模。但對我而言,還是CCCB(Centre de Cultura Contemporània de Barcelona),比較有趣。CCCB有有關電影的展覽,電影展覽的入口是一個布螢幕,放着一個人用口吃了鏡頭的片段。中途的展覽也有很多說主/客的文字和影像,真實和虛擬的問題也處理了。

馬德里
零三年的馬德理火車大爆炸令我記下了這個名字,而我到達之日也有炸彈,炸了我兩天後會到的機場。馬德里和爆炸真是有緣。而背囊被搶去後亦沒有甚麼也情遊玩,只是在城中遊盪,找上網的地方和家人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