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十二月, 2019 起發佈的文章

平安夜的出生與死亡

開了電單車快三個月了,今天給兩架貨車夾在中間,慢線的貨車突然切線,那一刻反應慢了,可能就死了。

然後那半程的車程就在想,如果我真的反應不及,死了,大家會是甚麼反應呢?大概你不會再有我這羈絆,可以展開人生新的一章吧。那會是好事嗎,你真的會幸福嗎?

二千多年前,耶穌降生,就是為了背負十架,三十三歲的生命。早兩年,在Jesus year,我沒有死到,做不成耶穌。之後一年太約是很想做甚麼改變,別人會說是中年危機,我那時則常Loop I Don’t Wanna Live Forever。很相信甚麼都不做,就一生了,不會可達成甚麼。時間分配上變了,心思放到了別的地方,和兒子的相處時間小了。算是在他青年期離開家庭前,父親方面先發制人了。工作很想要財務自由,當然,做到快死了,也還差很遠。

工作多了壓力大了,落多了酒吧。有一次,問你想要甚麼,兩個男孩,那一個才是你想要的,你不回答我,只說我十(一)年前是否很清楚自己要甚麼,我回答是,我是想要某一種的生活。所以我努力,辛苦也不太介意,算是某一方面我可以努力的都努力了,但後來這生活不是一個人的生活,世界給我開玩笑,意識之間,不從屬的絕對領域又如何中和?所以你我的故事,結果都可能一樣,人若能只有自己的心靈,那追求合一,只能是永遠的追求。所以,我的清楚,和你的混亂,一體兩面,到頭來,要把自己看重,亦要把自己放輕。因為不知為何,明天就可能死去了,而你好像也要開電單車,一個人的電單車在公路上迎著風。

你我也沒有死去,然後,約下一次去酒吧時,你要給我一杯Gin Tonic,我記的,和你說過我喜歡Ki No Bi Base的,不知你會不會記得,還是會叫一杯Hendricks 給我,因為男孩就喝開的是Hendricks。

平安夜,沒去酒吧,沒有去子夜彌撒,就在床上,打字。因為Tear gas所以留在家中?大概不是怕,而是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