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2014 起發佈的文章

對於發達的想像

上星期六的一億五千萬齊合彩,引起了公司一點點的討論。

1. 如何買才會增加Expected return 呢?

話說我們公司有人本科畢業是精算,很快就教導了文科出身的同事。Expected Return 是甚麼,然後帶送一條超連結,是有關Lottery Math 的,討論完結。

2. 中左用來做乜?

有一位同事不停的說買樓,買樓,買樓;收租,收租,收租。在他的想像中完全沒有了別的何能,而視野亦只限於香港。有一億以上,下半世唔駛憂。貪一點的,是應該在資本遊戲中再增加金錢。自我中心一點的,想像自己有乜夢想,可以用那在資金的支持下如何快點,或容易點達到。而理想一點的,或是夢想世界和平的,就要拿那筆錢出來組織,推動世界和平。馬克思說,人類對商品的拜物,進而對金錢的崇拜,那應是資本主義的較高的發展階段呀。然而,在香港飽受教育的人。當有一筆錢後,想到的竟然只是回到對住房的拜物。可見在香港,學校對於資本主義運作原理的教育真是不足,不論是左右的角度。然後,人文教育教育又不見令人們有了修養,或理想,起碼有錢後,不會想到理想。真的,無言。幸好,那位不是老細。

百年孤寂

重看了《百年孤寂》,其實也不知是否可以叫作重看,因為十年前看時,誰是誰也搞不清了。唯一印像是最後的小孩,一出世就給碼蟻吃掉了。其餘六代人都沒有印像了,今次再看,就如尋找小孩如何被吃的閱讀。

多次的外來者,數香蕉公司最邪惡。帶來財富,奪走了一切。政府來,邦迪亞上校發動了革命;印地安人來,失眠了,古老麥魁迪出現救回大家。而香蕉公司的來臨,給席本多帶來的金錢。無聲無色的,為馬康多帶來財富,人們可以每天的狂歡,沒有反抗,沒有痛苦。而財富的獲得,是因為席甘多和情婦的交合,令為動物繁殖的快,沒有別的原因。席甘多的孖生兄弟,席甘鐸。鏡子的兩面,沒有享受財富,卻是工會頭目,反抗香蕉公司。最後,香蕉公司的離去,是因為下雨下的太久了,而那雨水,足夠雨沖洗三千人的血。

隨緣而安

我們一家都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因著孩子要早睡早起,我已經沒有,亦不能通宵工作了。而立之年還沒有到,已經作一個中坑了。開始注重作息時間,食品也開始減糖,注意是否新鮮。近日內子去了台灣工作,五天;婚姻五年過去,她才第一次離家五天。這些可能都是因著我們選了結婚育兒,而亦不打算以離經叛道之法育兒。就是一般的,和一般的家庭那樣,因為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然而,又很害怕,我城的家庭有點可怕。

友人,送來了一首惡搞李日的詩,反日的,內地憤情用作散播仇恨。我叫他慎言,不要散發仇恨;他回覆,沒打緊,說笑而已。他有一位小朋友,即使在北區,入幼稚園也很容易,因為教會識人。另一位友人,他的小朋友要準備考小學了,要考直資小學。因為直資小學收生自由,甚至可設筆試。沒有教會,校長朋友,那只好操練。然後在facebook 說,為勢所迫,是政府社會的錯,他朝君體也相同。

小朋友下年要準備考小學,到今天,我還相信自己不會操練他。就正如,數年前,生兒的友人說產房如何的多雙非,如何的吵鬧;兩個小孩出生也沒遇上。近年的搶奶粉,也好像影響不到我,沒有A 貨,就買B。雙非進佔了樓下的幼稚園,沒打緊,遠一點的讀,反而上了好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