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七月, 2017 起發佈的文章

絲襪

「你今天著絲襪呢。」好美,是為我穿的嗎,穿給我看的話多好,就只是看著就會開心吧。

「很睏呢,到了這個時間,我就會睏呢。」

「不打緊呢,你好好休息吧。」溫柔的摸著你頭髮,好好睡吧,你明天還是工作,工作那甚辛苦,回家就當然是累了。

「在家休息夠了,上班就精神就好呢。」然後我出去大廰,在沙發坐下來,呆呆的望著沒開的電視。黑色的晶體,沒通電時,就如一面黑色的鏡,到照著我。望著那黑鏡的自己,發覺了那向西的窗,透來了月色,照著我,不過,沒有影子呢,因為空內開了燈,有燈,就不應該有那月亮的影子。

我起身,去洗衣機拿出洗好的衫,放在洗衣籃中,轉移到沙發位置。先把掛在天花晾衣架的衫一次拿下來,拆去了衣架,再把大人用的衣架和小孩用的衣架分類好,掛回去,大人用的衣架左右,小孩的在右。在那濕濕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掛上去,小孩的掛在左面,大人在右面,內衣在中間。掛好了,大人的長衫一次轉移到房間的晾衫架。收好洗衣籃在指定的位置,把先前乾的衣服分類,摺好,轉移到房間,按類型放回衣櫃內。裇衫掛好,然後一次拿出大廳,一件一件的燙好。

時光就這樣的花掉了,平常週末,或是小孩未訓的時候,我會叫他們幫忙某一些步驟。每天都做的時就是教育吧;每天的家事也是溫柔吧。

然後,去到書房,開著那全屋唯一的白光燈,打開電腦,關上門。我都給他們打點好了,也好好為自己打點一下,因為只有我有能力打點自己呢。誰又有辦法為別人打點呢,你也大概只是打理家中事務吧,家人的心思,內心,你又有甚麼用呢,身體又如可打理呢。打開Terminal ,Navigate 到一個hidden folder,打開那些不是工作的媒體。就讓自己放鬆下,放鬆那最錯的思念,最不應該出現的結晶。

「早晨,今晚回來吃飯嗎?」

「不回了」我今晚不太想就只在沒人穿的絲襪中弄上兩個小時呢。

日本短記

第一次去東京,還有去了伊豆。

散心,心中沒有東京的地圖,連銀座、台場、新宿在那也不知道呢。全完是沒有目標,及座標的旅程。近來的座標,太概只有《言葉之庭》,剛看完了,那些情節還在腦中徘徊,在所以東京我唯一想去的,只有新宿御苑。到步己經晚了,第二天一早就去了散步。

一早起來,下著雨,太約是言葉所說的梅雨的季節。走著,去找那書中的涼停,找到了,還真的有人拿著啤酒和朱古力在吃。乜找到了雪野念詩的那個花架,梅雨的尾聲吧,紫藤花都逝去了,只餘下花架,不是書中那下著雨的紫藤花季。走著時,我試著訴說言葉之庭的故事,說著,好像和自己說。說了就好,我太約只能這樣,說別人的故事,大約是一種溝通吧,如果你有在聽。

開車到了伊豆的溫泉旅店,名字是《松濤館》,很自然想起年半年前那一次在加賀屋,因為也是一樣的日式溫泉旅店。然而這裡天氣好的話,可以看到日落中的富士山。不過天公不做美,我就沒有看那風景了。過了一晚,第三天中午就開車到Skywalk,然後回東京,天氣一路都不太好,很多雲,我都看不到富士山。但在上了高速以後,天氣開始好起來,小英看到了富士山,然而我要專心開車,就不能細看了。對呢,就算是在同一間車,也可能看不到同樣的風景,總有一個人只能向前看,好好的開車,另一個則可以睡一睡,或是看車兩傍的風景。又不能交換位置,因為你沒有車牌呢,當我打算休息一下,給你開,會車毁人亡。一是停下來給自己休息,但是在高速公路上,也不是說停就能停,你就只能開吖,一直的開,直到下一個出口。

晚上和朋友吃飲,到了他住處過了一晚。第四天一早到了築地走一個圈,然後下午在銀座附近購物。晚上在新橋再和朋友在居酒屋吃了一餐,很日常的對話,都不像在日本旅遊中呢。

Let's Do The Things We Normally 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