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八月, 2017 起發佈的文章

來關於我愛你 - 兩年

回看日誌,原來寫關於關於我愛你己經兩年多了。

那時是在台灣,聽張懸是因為你吧。這首歌是我想聽的歌,到現在還是。今天在youtube 又放著時,看到了有關的留言,都是有關陳星的,原來林亦含曾經抄了這首歌詞給他。那時林亦含過身時,其實我沒有太跟上那時的台灣新聞,到看完了《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都快兩個月了,現在才知這件事的發生呢。林亦含為甚麼要抄這首歌呢,林亦含為了這愛情付出了甚麼呢,陳星又得到了甚麼。這首歌說著我愛你,反覆複義的我愛你,而你又愛我嗎,那麼多種的愛,又是那一種呢,是我想要那種嗎?

在愛情中不計較的陳義,也就是是林亦含書中說著的「犯了藝術最大的禁忌,那就是以謙虛來自滿。」所以,關於我愛你才要反覆的銬問,重覆的回答。

抄一𤴓兩年前沒有抄的部份。

因為你擔心的是你自已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你看到嗎,沒有抄的那部份。

帀年後我還會在抄吧,那業只會隨心,隨身。

簡單的生活

No one is free when other are oppressed.

在面書上看到這句,想起你對我說「你沒有在真正意義下參與過社運」我從來也不表反對。

「努力生活是否參與了社運呢?如果我們常說生活的壓迫是全方位,那反抗也是全方位吧。」

「我很無力,很想喝酒,買醉。」

地震時,南部美人在叫大家不要節衣縮食,也要喝喝清酒。

當然會給人罵,但二次經濟的傷害,也不能小看吧。

正如,有人坐牢了,心痛,傷心,但我不會仇恨。結構把人推到惡,政權可恨,不必恨人。

恨,是對心靈的二次傷害。

反而愛,則只能一個一個的人去愛,千萬不要愛上一個概念。概念,可以殺人。

我不會歌唱頌他們為英雄,世上不需要英雄。我不要做英雄,我希望一起認真的生活。

對呢,我們要好好生活,在生活中好好的反抗,不要壓迫他人,也不要壓迫自己。如果世界接受不了我們在認真生活,我們就反抗。

反抗,從不容易,要是你受不了的,走了到台灣定居,不時環島遊,我希望你也是在認真的,而不是在逃避。在別的地方,生活出自己的將來,也不會容易,因為生活從來不容易。

我們走到了不同的土地,不同的路,各有業障因果。如果我們有幸走過一段路,希望我們都是在實誠的生活,認真的對待對方。那己經很幸運了,離別不用傷心,在台灣有好吃的生魚片,代我吃多些。

後來的我們 我期待著
淚水中能看到 你真的 自由了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zULng6zc6A&t=5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