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六月, 2007 起發佈的文章

巴黎, Paris

圖片
第二次到訪美好的地方,動人的城市,今次沒有再踩狗屎,算是好開始。二次到訪,因為巴黎太多東西可看,沒十天,看不完,若懂法語,太概可遊玩一世。而且上次沒有相機,心情不好,今次主要活動是拍照。 用心拍的主要是夜景,日間則到處看。今次沒有到博物館,而是到了一些名人的故居和墓地。原來上次路過了不少,但卻不知那裡是某某人故居。比如說杜魯褔的故居,現在仍是一般的住宅,和街上看到的完全一樣,而且沒有任可標示,沒有成為紀念館之類的東西。墓地則很多花,最多的是蕭邦,而且差不多全是鮮花,可見粉絲之數。 今次比較像樣的景點只有凡爾賽宮,其他的時間都是游手好閒。到凡爾賽宮為的是看那境房,誰知它裝修。大是大,也很美,但人多,多到沒心情仔細看。反而在花園留連了不少時間,花園看似很大,佷實察行比視覺上細。不過這兒沒有德國的多人坐在草地,也就是沒有美女可給我慢慢看,旅遊地方又少可愛的小孩。 要記的還有和楊先生吃了飯。其他時間都是在城市間閒逛,又到了電影資料館,找到了mk2,但卻天1晚收了工。也不壞,不然我又會花上千元購物。龐比度中心入了坐一坐,沒看展覽。中途又看見了示威,跟了一小時,大概是抗議新總統。示威最吸引我的是香港示威沒有的靚女!

尾聲

己經沒有心情再好像之前那樣寫了,悶是一個因素。還未寫的地方都不是獨自去的,友人在傍自是一樂,但郤沒有了空間,處景,心情如之前的觀察當地的人史物。後來要寫也自然沒有之前的心景。和人同遊好玩得多,而且沒有了孤獨時的思緒,兩個男人遊,既不是花花公子,又不是文人雅仕,只有一般的吃喝玩樂。如是者近兩個月思考不多,甚至是沒有思考,友人又是有腦唔用,溝通心思只花在女性身上。如是者雖同行,郤沒有分享甚麼。 在歐洲的生活已餘下不足十天,心思早已飛到回港後展開新生活的計劃,餘下一年要做甚麼大概都有了方向。當然只是說,還看回港後的表現,自知意志不強,游手好閒還是我的至愛。不過都快不是十八廿二了,花夠錢了,要還債,要養家。要是不能中六合彩就只能結束漫游。 回港前的思緒自不只是這些,不過試過寫卻寫不出來,所以還是寫一下遊記,算是一種對自己的交待。

List, 列

圖片
Ghost Rider Teenage Mutant Ninja Turtles Mr. Bean's Holiday 美女廚房 Sophie Scholl 得閒飲茶 Das Parfum - Die Geschichte eines Mörders Two letter from Iwo Jima The Departed 無間道 重慶森林 一個都不能少 Breathless Close Encounters Of The Third Kind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 The Black Pearl, Dead Mens Chest, At Worlds End An Inconvenient Truth 活著 Clockwork Orange Pride and Prejudice The Lord of the Ring Trilogy (Extended) 多少部呢,我都不想數了。要每一部都說一說會過於長篇大論和悶。但還是要記。 最反感:Mr. Bean's Holiday。我之前沒看過任何的Mr. Bean 系列,看那麼出名,又有時間,就下載來看看。一看之下整套片我笑也沒有笑過,看來我和那些擁抱Mr. Bean 的人是不同世界的。真是低級趣味。 最長:The Lord of The Ring,十小時片長。我當然不是一口氣看完,因那些打鬥真的做得很好,第二次看仍不覺悶。第一次看加長版,整個格局清楚很多,而且加長了節奏也很明快,都是沒有甚麼很長的悶場。 最喜歡:Pirates of the Caribbean,好看,娛樂元素自是其中一個好看的原因,又有靚仔Orlando Bloom,靚女Keira Knightley,好笑主角Johnny Depp。Captain Jack Sparrow 世界觀很統一,片中亦有不少的點子很有味道。片中留了不少尾巴,開拍前傳或續集的幾會也很高。 大概很快會被忘記的片有:Ghost Rider,Teenage Mutant Ninja Turtles,Pride and Prejudice,美女廚房。Ghost Rider 我真心覺得係垃圾,完全是為拍而拍。Teenage Mutant Ninja Turtles 是因為香港技術制作才看的,大概很快會忘記。Pride and Prej

Köln, 科隆

圖片
不知是否因為身處德國的關係,對德國反而沒有很大的旅遊興致。在Köln 只停一天,然後在回Karlsruhe 途中順道到了Burg Eltz 。 Köln 城內有很多相機店,不知是否和鄰近德國工業區有關。相機店的機種告訴你這兒的人如可富有,德國的Lecia 是每一間相機店必備的,若大家不富有,那來那麼多人買那些萬起的相機。 Köln 的Dom 很高呀,但我己經嚇不到我了。 Burg Eltz 位於郊外,坐了兩小時火車還要在山中行一小時。外型不錯,但和Neuschwanstein 比就還差一點。不過人味重一點,而且也有歷史感,很有中世紀風情。坐火車回Karlsruhe 途中也真的很多城堡,每個看一看也可以看上一星期。即使那麼近,我就是提不起興趣去看看。德國呀。

Niederlande, 荷蘭

圖片
低地之國有名的是紅燈區和大麻,可惜我是乖仔,到了這兒也沒嫖和吹。嫖本都不打算,但打算吸大麻,但同行粉腸搞到我連大麻都沒心情吸,於是就無體驗合法吸大麻。那荷蘭還有梵高和花。梵高呢,只畫了十年晝就死了,正如荷蘭美麗的花,只開數月,我到訪時大都己經謝了。 沒有到海牙,只停留四日,兩下大雨。景點有紅燈區、花展和風車。花展就是影相,沒有甚麼好寫。風車只為看而看,風車村Zaanse Schans 保存了十七、八世紀的樣子,也很有趣,尤其那些如何確保安全和景觀的建築方法。紅焰區是男性凝視女性的地方。我一個男妓也看不見,可見給世上自由也不一定帶來平等呢。這令我記起了一句說話,大意是:只要男性能和女性們上床,他們是不會在意那些女性主義說甚麼的。 Keukenhof 阿姆斯特丹還有很多有趣的建築,但又不是最出名那些,但數量上令我覺得這是一個現代都市,沒有了那些中歐洲古都刻意保留的古建築群。加上那些穿插其中的水道,比我的感覺比威尼斯更好。威尼斯沒有本身的活力,所有都是旅游,阿姆斯特丹仍保留了一些自己的生活呀,雖然我這個旅客沒資格說甚麼。吸引旅客的完素自然要有,但過尤不及,沒有了自身的生活底子,再刻意討好旅客也沒有用呢。 離開了阿姆斯特丹後到了Kasteel De Haar ,城堡一個,但到訪時剛過了開放時間,於是只能在外圍走一個圈。離開時下大雨,一直下,直到我離開荷蘭仍在下。於是打算去的國家公園就去不了,在傍一個小小的城鎮過了一天。

六四

圖片
網上看到眾多紀念六四的文章,那文字、影像,看了仍會心中一怔,眼中一淺,但卻沒有給予力量去呼叫。身邊沒有人和你談六四,你心中那火沒有了,沒有了呼叫的力量。因為叫人呼叫的,總不是冷冰的資料,而是別的火種。能燃點照亮別人良心的,大概只有良心。那軟弱的良心並不特別堅強,他只會用柔弱的聲音和你談六四,談了很多。軍隊在那𥚃開槍,用了甚麼子彈,坦克在那衝...那柔弱的聲音,總是叫你堅強。對了,叫人堅強的,總是身邊那些溫柔的感情,而不是別的冷莫的。 還是跟著唱了自由花。

聯合王國, United Kindom

圖片
出身在殖民地的我從來對這個宗主國也沒有好感,而且對他也好像比較熟悉,所以去一遊的衝動不太大。而今次只到了倫敦和愛丁堡,亦沒有到威爾斯,愛爾蘭。到愛丁堡前雖知愛丁堡位於北方,但感覺不會覺得是和挪威同緯度的,但事實就是如此的北,我沒有帶厚衣,真是冷得我騰騰震。而且位於冷熱氣流相遇之地,時晴時雨,反覆不定,肉眼可看見不遠處正下雨,但抬頭仍是太陽。倫敦也冷,但天氣沒有愛丁堡那麼反覆。𤉷而地鐵卻和地面有很大的溫差,所以經常穿了又脫,但奇是當地人都不會這樣做,十多度的地面到近三十度的地鐵都是那樣穿。 天氣和歐陸的不同不知是否和歐陸文化不同的原因之一呢?於我而言,英國和歐陸最明顯的不同之處就是星期日會開的超級市場,當然還有那熟識的英文。星期日工作自是英國政經文化表現之一,但除此之外,發現王到其他和歐陸差別很大的行為。但在大英博物館就很明顯看到和羅浮宮的不同,不是指建築上的,而是展品上的。雖然兩者都是以搶奪別民族的物品為主,但羅浮宮仍有很多的法國作品,但大英博物館基本上是沒有本國的展品的。在愛丁堡的蘇格蘭畫廊也是外國的展品為主,但都有一室是蘇格蘭畫家的作品。但相對於如意大利和法國的古典藝籤傳統,則太過失色了。 歷史呢?本打算去但沒有去倫敦市博物館,而到了National Maritime Museum 看到,發現了可能更有趣的說法。就是英國自己說自己的大航海時代是以香港回歸為終結的,香港可利害了,可以作為一個時代的終止符。館中還有一個很有趣的說法,就是大英帝國如何統一世界的文化標準,推動文明,但面對後殖批評,館內只有一句當地人民自然有不同的批評。館的主要功能不是給我看,而是給學生看,當中國學生是喝狼奶長大時,英國喝的可能是狗奶。反正喝人奶的從來是少數,如反奴隸的Thomas Fowell Buxton。相對處於邊沿位置的蘇格蘭的自述就沒有那麼狗,比如說大航海時代為英國出征的多是蘇格蘇人,因為家鄉窮,又是很正常。說到各地的英語群體很多也是原自蘇格蘭,又說到二百年前如何敗給英格蘭,比較無有那麼反感。無他,弱者總是會得到多些同情。 人,首推的自然是馬克思,到倫敦又怎會不去探望這位老人家,雖然我再沒有勁去看資本論。去探馬克思可好玩,第一天到己剛關門,第二天去時郤還沒有開門。友人對老馬不太感興趣,第一天就沒有和我來,第二天有空才跟著來,而且也不太願意給那 £2 ,把心一橫就爬了入墓地。於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