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一月, 2010 起發佈的文章

育兒與家庭

清嵐的日常生活都是由嫲嫲負責,我只是放工後餵他吃晚餐,抱他回家玩一會,然後睡覺。對著兒子的時間不算多,甚至二伯和他玩的時間還比我這個做爸爸的多。看著嫲嫲帶清嵐時,我才「後設」地回想我是如何被教導出來的,有那些習慣是學習嫲嫲的,到今天也不太改變。清嵐在每天學習,由嫲嫲帶大,會否又教出一個我出來呢?想深一下,就知道清嵐嫲嫲雖仍是我媽,但很多時都不同了。處境不同,有些事是清嵐享有,而我沒有的。例如爺爺寵他,二伯,大伯和他玩耍,令清嵐在家中的時間,基本都不會一個人。養成了只要視線沒有人就會發脾氣或是驚恐而哭的習慣。令嫲嫲一個人帶他時分身不下去做家務,嫲嫲制止家人不果,向我投訴,好在家人都尊重我這個爸爸的「自然權」而收斂。

在這些互動中,了解即使我也是由清嵐嫲嫲帶大的,但清嵐已經不可能擁有我兒時生活的家庭環境了。嫲嫲和帶我時並沒有大變,除我知有害的土方法外,我一概由得嫲嫲用他的方法,當然我會告訴他新的育兒理論和見解,但基本上我不會下指令的,而且我會配會嫲嫲湊清嵐的習慣。因為我認為,我不在前線,資料不足,根本沒有下判斷的本錢。而我絕對相信嫲嫲會給他的孫子最好的判斷。但嫲嫲仍是不會如帶我時那麼自若的下判斷,因為嫲嫲覺得自已沒有「權」。即使我一再強調我是信任才給你帶,甚至可以打清嵐我也不會投訴。但,口講如何,嫲嫲仍是「就住」。

父母對兒子的「自然權」原來在我家人心中都是自明的規範,只要是我要求對清嵐的一些教道方法,家人都願意配合。我對母親的信任,加上家人對我對清嵐期望的尊重。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很大育兒上的衝突。這是一大幸事,讓我們都把精力放在清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