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六月, 2008 起發佈的文章

影電

《文雀》, Gattaca。

《文雀》沒有甚麼驚起,不過不失。最差就如Crystal 所說,是女角。說國語,跑,就是在跑,不是在逃。

其實我沒有話要說。打下字者。

Zen 和襌

日前無聊發現了The Zen of Python: rickmak$ python
Python 2.5 (r25:51918, Sep 19 2006, 08:49:13)
[GCC 4.0.1 (Apple Computer, Inc. build 5341)] on darwin
Type "help", "copyright", "credits" or "license" for more information.
>>> import this
The Zen of Python, by Tim Peters

Beautiful is better than ugly.
Explicit is better than implicit.
Simple is better than complex.
Complex is better than complicated.
Flat is better than nested.
Sparse is better than dense.
Readability counts.
Special cases aren't special enough to break the rules.
Although practicality beats purity.
Errors should never pass silently.
Unless explicitly silenced.
In the face of ambiguity, refuse the temptation to guess.
There should be one-- and preferably only one --obvious way to do it.
Although that way may not be obvious at first unless you're Dutch.
Now is better than never.
Although never is often better than *right* now.
If the implementation is hard to explain, it's a bad idea.
If t…

讀書組

大學畢業了,才第一次和大學教授坐下來搞讀書組,而且是IE 的教授。嗯,三年來我也沒有很用力的讀過工程的書,反而課外的書有用力看過一兩本。這個讀書組的Mission Statement 很有趣:「Serious reading group for engineering profession toward activitism, not mere for food or cool knowledge.」。

第一次談了Lessig 的Code,書中說的現在大概己經成為了常識,比如說Cyber Space 和一般的空間一樣,是可以被規劃及被政府管理的。這在Great Fire Wall 出現了的今天,大概不會再有人相信網絡是絕對自由的。而香港法院亦不只一次強調法律對網絡的有效性,在MSN 自稱14k 或在forum 上說要燒Disney 都可以入罪。所以網絡絕對是一個爭取自由的戰場。

近日看的書都是比較易看的,比喻說徐四金《愛與死》(Uber Liebe und Tod),周國平的《妞妞》等。

原來周國平有如此經歷,這是一種大不幸。這令我想起關教授的不幸,之前看《教我心醉──教我心碎》,序言中說不希望文中給予讀者太多自憐的感覺。而周國平的文筆比關教授更沒有那自憐,可能因為著墨更多和妞妞的幸褔時刻。而關生的孩子則己經十多歲了,比起細少的妞妞,那是否更教人心碎,不知道。但是作為父母,失去愛兒的傷痛,那是可以想像的。不過正如關生在《默語無常》中的《說悲劇情懷》,那是傷痛是無可奈何的要獨自面對。

其實不一定是重如喪子之痛,即是輕如飲食甜苦,那都是無可分享的。或許如周國平所說「同床異夢是一切人的命運」,當然,那都可能只大自然的恩典。

本土化

剛看了一個外國人的電郵,提意本土化一些外國的系統,因為本地的人反正也要用的,而現在他們是在用英文版。

公司網頁是全英文的,中文版甚至不在議程之中。當然,無可否認地,公司收入都大多是英語世界。中文世界的市場小的可憐。或者我應該說,只操中文的市場小。無可否認地,本港擁有資源的人沒有多少個只能使用中文的,他們必定能中英並行,或只使用英語。所以經濟上沒有多大原因使用中文的。

日前見了一些同行,也不是本地訓練出身的。對香港並不熟知,不過事實上,這有有何必要呢?因為香港只會是基地,不會是市場。正如電影業,市場在內地,或者是世界。

那麼,本土化能從可說起呢?

其實也不是沒話說

嗯,剛看了《偽術大師》(Die Fälscher),在家還看了Evolution,偷看了Breaking the wave,The Tin Drum(Die Blechtrommel)和《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如何能公開地寫秘密呢?可能會如Fanny 所說,即使寫了,為了令明人看不懂,日子一久,會自己都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