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十一月, 2007 起發佈的文章

一班麻甩佬

圖片
沒空閒寫下片言,只好留下一些剪影。

New Work Station, again:)

圖片
32" 會否太大呢?

一晚

圖片

圖片
食之前到了文明單位講讀書,不過食才是主菜。

湖南六天

圖片
離去,歸港,兩星期過去,才有空寫下。其實不是完全沒有空,而是優先太底,有時間都先做了其他事情。不過日子過去,這寫下片言隻語的優先又提高了起來,就看看可以寫多長和仔細。

十月十八日晚的火車將我們四人送到長沙,湖南的省會。一出火車站就是沒有性格的街道,平常不過的火車站廣場。火車站那長沙二字特別礙眼,一點也不美,並沒有厚實之感,不像火車站應有的字。在每天看顧千萬人的火車站上,我期望一個更平實的長沙。長沙只是停留之地,只是我去岳陽的中途站,在長沙留了一個上午,看的是相機。下午乘火車到岳陽,是氾仲淹「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岳陽,我們郤是先天下之樂而到訪。

岳陽附近正在翻新,有簡體字的唐詩給大家看。翻新的地方變成了公眾公園,不過當地人還不是很多,不知是因翻新未完,還是其他原因。洞庭湖邊有很多人在垂釣而湖中亦有一個很有趣的沙洲,不過並沒有走過去。四個人一起回到長沙那小小的二人間過了一晚,一早坐巴士到了張家界。

張家界是主菜,不過我卻比較喜歡後來的配菜。大概是「黃山歸來不看岳」,加上天色不好,雖有奇石柱,卻看不清。而時間又不足,很多有趣的奇石都只是看了一眼,「哦」了一聲。到了出上又看不到日出,亦沒看雲海的運。四時多到八時,山靜人未醒,最叫人舒服。一到九時,游客殺到,我也只好做回爭位影相的一份子。回程時坐了香港人建的「百龍天梯」,雖口話不支持建這種破壞自然的升降機,不行動還是支持了,付了三十三大元。

配菜是苗族的鳳凰古城,城的歷史雖古,但建築一點也不古,晚上還有張學友的歌伴你入睡。晚上的裝飾燈也絕對有特色,美不美則各人品味不同,不過一定比維港節省電力。鳳凰成了旅游中心,城自然對外發展,城中的人也有錢了,建了很多新居,風格基本上保持一致。我們落腳的地方就是位“二世祖”開的,"二世祖”談笑風生,不出三十已經有兩座小旅館,生活無憂,架著一幅墨鏡,甚是逍遙。雖然鳳凰發展如斯,人亦有錢,每天早上河邊仍有老人、婦女到壯男在洗衣服。原因為何?有錢建居大概不會無錢買洗衣機,但是晨早六時多己經看見人老婆婆在打衣服,到中午河邊才只餘下遊人。不會是為了保守風情政府不給入口洗衣機吧?!

旅程最後二十四小時都是在返香港車上。由鳳凰到懷化再到深圳。回港前發生了一段小插曲,關於在深圳西火車站如何回港的。因深圳西沒有地鐵到,要回羅湖要轉數次車,那只好坐的士。上到的士和司機說要到落馬洲,司機卻以為要到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