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半年

猶如家中庭院開錯季節的藤花
無比珍貴
如今最是思念
妳楚楚可憐的笑容

- 萬葉集八。一六二七

我用從言葉之庭抄來的和歌,用手抄了日文一遍。掛到了沒人知道的角落,我想過多半年,自己也不會再找得著那手抄本。

「其實我們也許不會再回到這裡」

「因為人不可能到同一個時空兩次」深呼吸了一下「人生就只有一次」

「我們也只能夠一起走一遍,沒可能回頭,再走一遍」

「或是。。。。。永遠的停留在此」

隱約雷嗚
即使無兩
吾願在此
如你留我

- 萬葉集一一。二五一四

「我願意」捉緊你的手。「你也願意的」這句沒說出口。太鋒利的話,不敢說出口。

在紫藤花園中,唸著這詩,浪漫到,絕症,沒得救。

所以,學生愛上了老師;老師愛上了學生。

「27 歲的我,絲毫不比15 歲時的我聰明。」

27 歲的我,就是多了青絲而己。而你在不停的拔我頭髮,就像希望我回到15 歲時,那正好和你一起的成長一次。

「太多了,拔不完。」

隱約雷嗚,但盼雨來。即使無雨,亦無所謂。秋月同學立志去學鞋,靜靜的,15 歲的少年一個人把留學的手續辦好,獨自的去追求自己的目標。愛惜自己的夢想,追求自己的夢想。到最後,雪野忘了那個約定也好,少年就是因為這個約定,成長起來。到了27 歲時,15 歲時的涼停,大概永遠都是秋月的座標。他走了那麼遠,就是為了成全那個約定。

巧言令色

「我放棄了」

「和自己作對?」

「我放棄了對婚姻的美好想像了」

然後,你也放棄了追求自己生活的想像了。我們都成了巧言令色的人,書寫,雖不是文學,但這個故事,仍是把自己食色性,化上了妝容。

「再看下去,我的防禦就快了崩潰。」我想,在你眼中,我那是武裝,偽裝。

裝扮成重情的人,或是好的爸爸。到底,還是一個普通的中年危機。


「我愛你甚麼?」

可能是相處的舒服;笑笑罵罵;有點天生的相合;或只是美貌,身材。

F 就常說我:你還是先看外表呢。

而我不表反對。

我也不會騙自己,不用美,不用性。

如果我沒有慾望,就不用辜負了,別人的心。

那令我obsessed的,不止一次。就是那淒美的傷口,所發出的氣息。男性霸權想像中,要當救世主呢。但自己面對困境時,就很快的放棄了,和自己慾望作對的能力也沒有呢,身體在抗議。而自己也不會勉強自己。我愛的,可能就是這場境,這氣息,這種故事。

「他是給一種幻想所迷惑,我怕你給拉了下去吧。」老師和我說過。

然後,我不止一次的給拉了下去。但當我對未來的生活還有追求,想像時。我總是在沉下前,跑了。

因為我還是自私的。我愛自己多於別人吧。

還記得,我會以傷害的語言來保護自己呢。看回記錄,從現在看回之前的自己,和現在,大概是一樣的。

「人是不會改變的,世界是不會改變。」

「你接受到和原來的我生活下去嗎?」

自私的我,要改變你嗎。但是我自己也不會變吧。

「你不敢,對不對。你跟本不愛我!」羅太太。

對呢,NJ 是一個台北的中產階級,有兩個小孩,妻子去了修佛,是老闆級,但又不是最後決定的人。借工作的方便,和羅太太在日本偷情的人。

NJ 和羅太太,也沒有改變,也不會改變。

這些故事,每天也在城市發生,兩三句話就可以把他講完了。

然後,還是有人去把他拍成一套電影。

而且,我還是把他看完。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p3qyon03Vs
https://news.readmoo.com/2017/05/05/170505-interview-with-lin-02/
看了,心中隱隱的痛

跟自己作對

三月入了醫院,大概是跟自己作對的結果。身體在抗議時,意志完全沒有用呢。

近來給人問:做過後悔的事嗎?

說實在,沒有甚麼特別記得後悔的。近來透路了名字,比較後悔吧。無論如何,自己作的業,我真的希望自己能承受。

看這裡的人不多呢。

但也是公開的。

就是,只跟大家作對的地方。

公開的和大家作對,要多大的勇氣呢。

如林奕含的扣問,到了結自己的生命,要多堅強呢。

公開

不在公開的地方說話就好
但這也是公開的

只是不是即時
還好

但按下發佈
還是想別人看到

Just human.

不再微笑

讓我們互相傷害吧
只要傷口有足夠的深度
城牆就會築起
迴圈就會停止

城牆會保護小朋友
可以放心的玩
城𥚃或許沒有草原
但也沒有荊棘
玫瑰的荊棘
當然
也沒有狐狸

十年

很希望和十年前的自己對話
十年
是我人生的三分之一
十年前
才剛離了十八廿二的行例
以為自己成長了
其實見在還沒有成長呢

成長的意思
沒有別的
就是負責
對別人
而不是對自己
那時

每個人也會對你笑
微笑
祝福
快樂的生人

既然用了十年
還不成長
是太差了吧
所以呢
好好成長呢

好像自己的孩子那麼
做個好孩子

記憶

又忘記了
重要的事
或不太重要的小事
記憶都跑到各果地方了

記憶似是碎片的
跑到在生命的各處

在心靈處
那心變了,記憶會變了
那甜蜜的過去,當心中有恨,可能成了辛辣

當你說要保存記憶
你說,可以保存記憶
其實,我保存不了呀

可以保存在那𥚃呢?
寫下來,文字會騙人
文字最會騙

那存到身體𥚃吧
身體可能比想像中誠實
但身體太有限了
記綠不了很多東西
於是
忘記了細節
只留下那觸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