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公開

不在公開的地方說話就好
但這也是公開的

只是不是即時
還好

但按下發佈
還是想別人看到

Just human.

不再微笑

讓我們互相傷害吧
只要傷口有足夠的深度
城牆就會築起
迴圈就會停止

城牆會保護小朋友
可以放心的玩
城𥚃或許沒有草原
但也沒有荊棘
玫瑰的荊棘
當然
也沒有狐狸

十年

很希望和十年前的自己對話
十年
是我人生的三分之一
十年前
才剛離了十八廿二的行例
以為自己成長了
其實見在還沒有成長呢

成長的意思
沒有別的
就是負責
對別人
而不是對自己
那時

每個人也會對你笑
微笑
祝福
快樂的生人

既然用了十年
還不成長
是太差了吧
所以呢
好好成長呢

好像自己的孩子那麼
做個好孩子

記憶

又忘記了
重要的事
或不太重要的小事
記憶都跑到各果地方了

記憶似是碎片的
跑到在生命的各處

在心靈處
那心變了,記憶會變了
那甜蜜的過去,當心中有恨,可能成了辛辣

當你說要保存記憶
你說,可以保存記憶
其實,我保存不了呀

可以保存在那𥚃呢?
寫下來,文字會騙人
文字最會騙

那存到身體𥚃吧
身體可能比想像中誠實
但身體太有限了
記綠不了很多東西
於是
忘記了細節
只留下那觸感

時間

近或遠

有時是內疚
有時是思念
一體兩面

醉或醒

有時是熱烈
有時是抑壓
都一樣

明或暗

有時是孤獨
有時是陪伴
說不清

或許真正意思是
時間

面書的閱讀

《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是一本在書櫃上放了很久,而沒有看的書。或許,因為不是自己買的;或許,是等待緣份的來到。而今天,在面書上看到了一篇文章提到了其中〈兩個自我〉的部份。文章是:我們追求時,我們在追求什麼 (二)。兩個自我分別是「經驗自我」和「記憶自我」。文中說「記憶自我」是較「權威」的,屬於「理性」的部份。

但是我的「記憶自我」是十分不可靠的。記憶,從來都不可靠,見在問回我十年前的事,我又會記得多少的細節呢?我太約只會記得人吧,還會記時那時在電郵中收到的歌To Know You,其他呢?在自己的記憶中都找不到了,於是就去找電郵記綠,看到了我記憶中完全沒有印像的對話。然後就隱隱的覺得這種高舉「記憶」的「權威」很不可靠,或是很不「真實」。反而「經驗」呢?好像,酒的味道,她家中炒蟹的味道,那不能忍受的最後觸感。只要身體再喝相似的酒,感到相似的觸感,那時的情竟又會立刻在腦中出現。而所謂理性的記憶,要靠文字去留下。如果對話的文字沒有留下呢?大概,甚麼也不能留下。可能留下的是那氣味,還有那煎熬的感覺。當然「經驗」也是有記憶的,或許不太「權威」,還有,就是無名以狀的,沒文字記憶的經驗,我又如何能告訴妳。

這種相對,我又會想起愛與戀的對揚。近來在面書有一個留言說得甚好。其中還加了性這個男女關係的Achilles heel。

陳同把愛戀略為作以下分類:

「戀是天意安排、無可預測的」

「愛是主動決志的一回事,不是人人都有這能力去行愛的」

相戀的無名而狀,一面是人生在世的最大幸福,另一面則是人生中世最大的不幸。視乎客觀的情況,今天的幸福,明天就可以成為悲劇。而愛呢,主動決志並不是充份條件,只能是必要條件。先不說由戀轉愛的生活,習慣,現實,困難,失望,既要保持相戀,又要相愛的矛盾。當戀、愛相左時,愛比戀更冷,寒冬要來時,你只能期望,在春夏時留下的餘溫。。。。或是如故事中的結局。


So ist das Leben.

小王子

周生近來寫了《小王子的領悟》,很小的書仔,很快就看完了。近日講座不斷,其中去了這個《九龍城書節: 在這樣的時代,為什麼要讀《小王子》?》

「為甚麼來這講座呢?」

「平衡一下工作心理。」

「周生的女兒和小兒差不多大吧。」

「對呀。可是他爸爸就沒能力寫一本書結他了。」

「傻啦。」

「周生剛說了狐狸的一個解讀,是我之前沒聽過的。」

「是甚麼呢?」

「就是狐狸是暗戀小王子的。」

「那應是很一般的解讀喎。」

「是嗎。。。。?可能我沒試過暗戀吧。」

「你算把啦。」

「聽周生說時,我心中想起了佛家的苦。孤狸很想小王子馴服他,但小王子不肯。」

「暗戀咪求不得囉。」

「不是。求狐狸教導了小王子馴服後,小王子就要離開了,那是愛別離。」

「做乜講佛。。。人地係法國文學。」

「對呀,佛就沒有犧牲。狐狸是用自己的生命去教導小王子馴服的。然後,從一開始,狐狸自己都知道,最後只會餘下麥子的顏色。」

「也不全是犧牲,狐狸也享受了和小王子的一段時光。」

「就只有一段,你不覺得很悲傷的嗎?」

「悲傷不是你說的吧,那私密的感情,值不值得,就只有狐狸才能決定。」

「幸福與否,是有一定的客觀吧?」

「所以,別人說的幸福都是一樣,很悶的。而且,一不小心就成了壓迫別人的霸權。好像一些LGBT 爭取緍姻權,都是反抗霸權。」

「說回狐狸吧,他說要對自己馴養過的負責。那對自己呢?」

「都說,狐狸對自己的馴服,其中就可能包括了不佔有小王子。因為小王子心中就只有玫瑰。」

「那後來者就沒機會了?先到先得架?那狐狸的命運真悲哀。而我不覺得只能接受自己的命運呢。」

「強求,可能連麥子的顏色也沒有呢。」

「不試就甚麼都沒有了。」

「不如回家啦。」

「不如先去逛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