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勝

讓我坦白一下,我是好勝的。可能不是在名利上,而是在別的,我看重的事上,我是有要求,亦不易放手。與世事保有距離,卻對自己執著。因為他律的事情是沒有多大價值的,人能左右的才是值得我們努的力。而我一直自命能左右而最後不能時,自然難自接受。當然,其實一開始就應該明知不能,本對人性不信任的我,選擇了相信,最後還是落得失望。

我也不是完全自願坦的的。坦白是因為己經給人看穿了,就索性張揚一點。不多人就如此準確的說出我心底所想的,所以在相處尚短時,我是驚訝由她的口說出這話,如此的說出我的心中所想。我想並不是我的大易看穿,而是她有看穿別人的能力。我對這沒有心理準備的事,當然有的不知所措,一如以往。到現在我還描述不了那種感覺是驚、心寒還是心甜。我只肯定我不為這種好勝而自卑,或是自責。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