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

一路以為是十年,記憶還真的不可靠。在Karlsruhe 那一年是2006 年,現在己經是2017 年了。

2017年的10月28日-11月4日,又回到了德國這地方。

然而所有事都不同了,十一年前,給自己定的目標,可能太不遠大了,大概都做到到。在香港結婚育兒,買樓,公司未至於明天會倒閉的狀態,月入在入息中位數以上。然後呢,我想回到十一年前那個可以仔細想未來十年應該幹甚麼的狀態。太概再給自己定下一個十年的目標。

忙呀忙,近來都不知在忙甚麼了,就好像是大家都在忙吧,自己令自己太在空不是好事,工作40 小時實在太小了,不工作上80 小時,就是沒有Work ethic。公司等著我做的事會完的嗎?不會的,小孩的成長會給的空閒嗎,也不會的。也沒甚麼所謂吧,只是不用腦,不去想,逃到工作中,會有無限的工作等著你,傳說的的Work life balance 在我城只是一個笑話。

好了,在那樣的情況下,再到德國一已經不同了,十一年前,是用一星期看資料與行程,預先訂好所有的東西,有充裕的時間在當地的展館也好,舊城也好,或是在旅館和人談天。反正那時沒有手機,坐著不說話就沒事做了。但亦可以真的坐著沒事做丫,就望天打掛一個下午。

現在呢,你不會問得到想去那兒,因為不用計劃了,有錢,有信用卡,甚至我在香港上機時,身上一蚊歐羅也沒有。出發前只是訂了機票及車,最重要的大概是IPhone 用的data sim和一張信用卡。到埗才在提款機拿錢,開車那一刻才訂今間的酒店,價錢對於在香港有正職的人,一點都不貴。十一年前,在餐廰食飯太貴了,多是吃包,甚至是沒味的包。現在呢?吃包肚子不舒服了,那就在路上看到有甚麼不是包的餐廳,就可以不看價錢的進去。

所以,不會再體會到十一年前,是如何體會那歐洲的歷史以及背包遊,因為我也不會再做了。背包和寶馬4系,太格格不入了。

再回到了Karlsruhe 那晚,特別的凍,對呢,很凍。我在那心底的話,打算說出來的話,也沒有說出來呢。那是為甚麼呢?大概是互動吧,要求,傷害,共嗚與體諒。說甚麼會得到甚麼;太概,不說就不會再傷害。對呢,十一年前那Loneliness,其實會伴我一世呢。十一年前看《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書中的我努力的找回影子,但最後,也是因為心,而留了在森林。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