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京都初馬

跑完了被馬了一個月了。若要想起甚麼,就是牆後的光景。

由報名到比賽日,約半年。報名後本沒有打算參加跑會或跟教練。機緣巧合之下,跟著馬拉祖跑了幾個月,學習了一點點的pose method ,也和步速差不多的陳景輝熟悉起來,不時會分享時間,練習心德。但因為練習時間問題,轉到譚萬基會長的Cores。Cores 的訓練和馬拉祖的不同,教練門都是田徑選手出身,說技術除了說長跑,會多一點田徑的角度,比如說跨步跳,speed ladder ,然後教練喜歡先要求練習,之後才補回理論,以及正在練習甚麼。練習太約半年吧,跑量由報名前平均40 公里,到了一月200 公里。訓練有明顯的進步,而每次進步都會令你更動力,因為付出的得到回報了。理性上知道這樣會很易會過度訓練,然後最後真的是有點回復不了,肌肉筋膜痛。

痛有減量,但沒有停,亦給了更大藉口沒有跟足全馬的program 去跑,所以不能跑進四小時內,雖然有點失落,但回想起來,也是抵死的。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