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飛逝 Zeit

一個無有特別事忙的三個月,一切都過得那麼空虛,没有內容,没有什麼可回憶的事發生過似的。不...有重要的事情,起碼還有杭州的旅程。

還有一件重大事情是,我正在使用倉頡打字。

没有恆心的我,很少下苦功去做一件事,在中六時就已經學會了倉頡的理論,因為那時已用九方,相對於九方的一分鐘三四十字,現在只有十個字的倉頡,實委是太慢了。但是上星期九方在手提電腦無故死亡,無可奈之下只好用倉頡,用了二三天才有一分鐘十個字的功力,希望日子有功,快點超越九方。

之前看Jane jacobs 的<集體失憶的年代>中,有說法是美國有一部分對外的邪惡原因是國內對就業的需求。因為美國人自經歷過三十年代的大蕭條後,不能忍受失業的無聊,工作的需求高於對正義的要求。所以政客們以改善國內就業作為選舉主軸,而對國外行為正義與否則相對被忽視。

工作的意義高於正義的意義,現代人獲取意義的場所主要是工作,那麼遠處的、 文字上的意義則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了。

因為太多空餘的時間,不是對每一個人都有意義的。而工作和金錢,則對每一個人都有意義的,因為大家都要開飯。而地上每一寸土地、樹上的果實都有軍隊看守。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