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 Poland

到了波蘭三個城市, 由在拉格一路北上Karków,然後是中部首都Warsaw,最後到了波羅的海傍的Gdansk。三個城市各有不同的風貌,Karków 是中古,Warsaw是現代大城市,Gdansk 是海邊工業小鎮,三個城市的共通之處太概只有天主教的氣色。更準確點是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時值復活節和逝世兩週年,到處也是這位波蘭教宗的畫像。

數字上波蘭人有百分之九十天主教徒,到達之前我一真不太認真看待這數字,因為我想很多也是掛名的。但到訪後完全相信,我從未看過教會告解要排隊的,而且是差不多每一個教堂也有長長的人龍。而且不止星期日,而是每一天教堂也是有隊伍等告解的,我在波蘭十天,入任何一個教堂也有人龍的。在午飯時間是最多人的,我自然不能理解為何告解會比面包重要,但自此我了解甚麼是天主教國家。

在Gdansk 時是復活節,巧遇復活節的遊行。人數絕對比香港一般遊行多,有數百人,單是扮猶太人、羅馬軍人、女信徒的己經有數十人。而且做耶穌的還很辛苦的跌了數次。在途上一定距離就會有聖詩班。我更不能想像的是路線進入商場,幾百人在警察幫忙開路下走進商場。和在香港分別真大。

除了天主教,波蘭還有集中營,還有團結工會。都是慘痛的歷史,但沒有辨法,波蘭令我感興趣的就是這些慘痛歷史下的抗爭。因為人在苦難時,光明和黑暗面都會十分突出。有人會以身就義,有人會出賣良心,亦有人會忍辱負重。更可看見大多數人隨波遂流,只做著同儕做的事,而那些事是否大惡則沒有自己的判斷。

未到波蘭前,我是自二戰起了解波蘭的,但到了波蘭看他們寫自己的歷史是由中世紀開始的。維京人曾雄霸海上聽得多,但不會聽過波蘭人曾是和維京人分庭抗禮的航海民族。但波蘭則自述為波羅的海的制船大國,直到十六世紀英葡掘起,波蘭才沒落。然後一直被俄德奧三國佔領,一戰後因法英為了削弱德國,令波蘭獨立於德國成了國家,但到二戰又被蘇德兩國瓜分。而納粹眼中的劣等民族也包括波蘭人。

頭一次看波蘭視角的二戰描述,和西方,和猶大視角很不同。第一,對西方國家有很重的遣責;第二,對自己國家人民永遠站在反納粹的強調。因為猶太人的經濟力量,在戰後的二戰論述都以納粹如何屠殺猶太人為主調,其中尤其以荷里活的電影最為有效。而波蘭在二戰後又被蘇共佔領,跟本不能建立自己的民族論述,更不要說外人能得知波蘭人如何自述。直到推翻共產鐵幕才建立自主。

在華沙的起義博物館是自述的象徵,在那𥚃可以讀到二戰波蘭軍人如何批評法英只考慮自己的安全而不反抗法西斯。當然小不了戰爭生還者的基督見證。亦大力批評蘇戰只考慮自己的政治目的,則使到了波蘭城外,亦不助波蘭起義軍。甚至在國際壓力下空投物資也特意不作保護,令在空中投下的物資成了癈物。而波蘭亦強調東西方也不可靠,可靠的只有自己。大量歌頌波蘭軍的偉大,如何的為國就義,為人類尊嚴抗戰。

另一個二戰的重要博物館是集中營Auschwitz ,Auschwitz II - Birkenau 。在Karków 交區,Schindler's List 中的很多場景是以Karków 的猶太區和Birkenau 。看過Schindler’s List 的人大概不會忘記那Death Gate。今天的Karków 猶太區有很多很貴的猶太餐廳,還有很多猶太教堂,不過在那𥚃的都是遊客。而Birkenau 只是集中營的殘骸,Auschwitz 則是個由集中營的改成的博物館。Auschwitz 博物館中自有很多嚇人的展品,如頭髮。不過比較有意思的是以不同國家被納粹的迫害過程,每個國家獨立一個館,各有不同的美術風格和述事角度。估計是由各國自己設計吧?

波蘭在二戰自述為任何時候的反納粹力量後,在反共自述上亦是自述為在天主帶領下的反共中堅。持續抗爭二十年,而其中主角是團結工會。到Gdansk 都是為了看看團結工會現今如何。但可惜展廳過於破舊要關閉重修,雖在街上還能看見一兩面的團結工會旗,在教堂中亦有團結工會的牌扁。但沒有了文字自述,還是遺憾。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