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夢

睡不著。喝了奶,仍睡不著。

於是上來整理自己,給自己看,也給你看。這一陣子,我失控的時候有多久呢?其實我也不知道那些時候是失控,那些時候是我容許的。大家也很辛苦,當我「失控」時,你面對我失語時,我不否認是為了自己。但亦是為了我們,若你不認同,那就是我們間最大的問題,對我們,這是根本的,並不是誰。

可能是我無情,但我很多時做事,都想過。所以所謂失控,通常只是一句衝口而出的話。而數天持續的,那就不能稱之失控,而是為了我對你的信任,我明白只有這樣,我才能克服。因為是我們的感情,所以我並不能一個人去克服。而你當時並無力回應,而我亦無力等待。獨自在家中每一刻的等待,我們的關係就向礳去了一分。而我提出那些能令我重拾信任的事,並沒有發生。

然後,每晚的睡得不好,惡夢頻繁.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