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

「下星期一晚你有空嗎?」

「要上班。」

「那晚我也要工作呢。」

「那沒辦法呢,生活迫人。」

「那我們不用見面了,工作要緊。」

收起了電話,繼續和朋友聊天,朋友跟著丈夫來到了台灣,辭了工作,

「你沒有事情想做嗎?」

「那因為他說他的事業發展就必須來台灣呢。」

我在想,如果我的事業必須來台灣呢?

想也沒用,還沒有發生,就沒有溝通的必要。

「那你打算做甚麼呢?」

「找本行吧,如果本行找不到,或是在本行做不到想做的東西,那就做別的吧。」

「真看得開。」

「我也沒有甚麼必要做的事吧。」

「做人妻就好。」

他丈夫摸了他的面一下,然後他笑了。

「我沒有小朋友呢」他接下去。

那才能這樣子走吧,有小朋友,離開,就是決定了小朋友的人生。

「小朋友的人生,我一動,就會給改寫了。他們沒有選擇的餘地。」

「責任真大。」

「責任是高尚者的墓誌銘,這是一種壓迫。」

「也是,工作是無止境的,尤其是有責任心的人。」

「嗯。」

「人生是有限的,總要選,甚麼是重要的。」

「所以你選了啦,為甚麼不等丈夫安定才過來呢?」

「Long D 唔會 work 架」

餐廳打烊了,我們到了另一個咖啡店,點了蛋糕,閒聊下去。而在我眼中,他們是很幸褔的夫妻。正如我在別人眼中都是完美的家庭。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