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每天也喝酒,醉只佔很少?太約一年一次的樣子。

早兩天醉了,你們都問我為甚麼,我約約知道又不知道。不是全心買醉,卻失手和袁太喝得太快了。

然後就呆了在袁家一天。

浪費了人們寶貴的時間。

存在就是陪伴,那沒甚麼可投訴。

反而應該投訴我呢。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