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

網上看到眾多紀念六四的文章,那文字、影像,看了仍會心中一怔,眼中一淺,但卻沒有給予力量去呼叫。身邊沒有人和你談六四,你心中那火沒有了,沒有了呼叫的力量。因為叫人呼叫的,總不是冷冰的資料,而是別的火種。能燃點照亮別人良心的,大概只有良心。那軟弱的良心並不特別堅強,他只會用柔弱的聲音和你談六四,談了很多。軍隊在那𥚃開槍,用了甚麼子彈,坦克在那衝...那柔弱的聲音,總是叫你堅強。對了,叫人堅強的,總是身邊那些溫柔的感情,而不是別的冷莫的。



還是跟著唱了自由花。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