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 Schweiz

日內瓦,蘇黎世,都是經常聽到的地名,因為兩者是世界政經中心,前者是聯合國的所在,後者是瑞士聞名的金融集散地。瑞士以中立聞名,兩次歐戰也保持了中立,加入聯合國和歐盟也因為中立傳統而幾經波折。

Bern

Bern 是瑞國的政治中心,以熊作為市的代表。其中熊公園是旅遊熱點,熊公園傍的玫瑰園是談情勝地。可惜熊是暮年的,嗇薇在冬只有刺。去了Alps 的博物館,是上地理堂的好地方,也正有一班學生在上堂,十三、四歲,小女孩已看得出一點誘人的女性線條,比Alps 的山脈有美感得多。但最令我留下印像的是一對相片,同一地方相差九十多年拍攝,一幅只見白雪,一幅卻只在山谷中有雪。尤如少女和老婦的相片。

之後到了十歲開始看康德(wiki)的Einstein 故居。愛因斯坦在Bern 利用工餘的時光完成了光電效應(photoelectric effect) 的論文, 現在AL 也要讀的理論,還有我不懂的數篇論文。Einstein 曾說在Bern 的時光令他不用花時間在無聊的學術工作上,是他最創造性的時光。
晚上是 Carnival ,狂歡的陌生人令你的心情也狂歡起來,但狂歡的由六十歲到六歲也有。老人家好像載上了年青的面具,小孩子急不及待隨音樂跳出那還未懂的舞步,而青年則在互相享受那還青春的身體。

Interlaken

一到步就下雨,待在這𥚃的三天有兩天下雨。旅舍充滿美式英文,一大班來滑雪、跳傘的美國人,兩樣我也沒有做。天氣不好,又如此的貴,不願花錢在風雪中。本打算上少女峰,但三天峰上也下雪,我自不會花千元看雪。三天時光,下雨時就在麥當勞看書,天氣好時到市傍的湖,山。在麥當勞看書時,有母親叫我寫一些中文字給他兒子,他先是問”Können Sie ihn etwa im ihre Buchstabe schreiben?”,聽得我一頭霧水,然後父親指着我放在桌上的日記,說Buchstabe ,我才明白。呀,中文一個個的已經是字,不是字母呢,和字母相對的是筆劃。我說了,不知他們明不明。

Zürich

蘇黎世最多的是銀行,左一間UBS ,右一間Credit Suisse 。我不斷的想像有多少黑錢在我身傍,十億?百億?那個剛入Credit Suisse 的西裝友,會不會身上有數粒鑽石正打算存入保險箱呢?

這資本主義的大本營,在宗教革命時是革命重鎮,就如Frankfurt 這德國資本主義橋頭堡是第一個支持馬丁路德的城市。基督教教堂Großmünster 是地標,內𥚃有一個老人家會告訴你這個教堂的故事。對於去了多個天主教教堂的我,這個Großmünster 多了一份平民的味道,簡簡單單的裝修,少神聖的味道。

最後到了Kunstmuseum 和Landesmuseum ,藝術館沒有甚麼特別,門口有一個羅丹的地獄門,內𥚃有以89 為題的作品。國家博物館以中世紀資本家的生活和他們如何支持宗教革命為中心,加上瑞士為何、如何長期保持中立為主題。離開瑞士前到了 Wintertur 的Fotomuseum ,因轉換展覽而摸門釘。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