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 Österreich

奧地利出名的是音樂。而我認識的是Ludwig Wittgenstein 和Sigmund Freud ,加上這是希特拉出生的地方。奧國第一次和我有一點關係,還是好友到Salzburg 交流。

Salzburg
Mozart 出生地,到處也會看見Mozart 的字樣,印上莫札特肖像的巧克力更是氾濫成災。不過跟據我主觀的觀察,買胸圍的店是我見過最多的。 而Salzburg 是少數比得上Firenze 風情的小城鎮,其巴洛克風格又是一個談情的好背景。這些風情小鎮當然少不了街頭賣藝的人,在旅舍正正遇上了一班由羅馬尼亞來的音樂家,打算在街上表演一個月,一路賣光碟。他們晚上做的事是,不斷的喝啤酒。

在以鹽命名的地方,很自然我就到了鹽礦。鹽礦自八九年已經停產,變成了景點,我到時有一大班小朋友在很高興的等待入場。鹽礦之內真是趣味十足,有小火車,有滑梯,有船,加上靚仔導遊,小女孩都很乖的跟着靚仔導遊。鹽礦傍有一個Celt 的村莊(當然是假的),一向於我只是Age of Empire 一個種族的Celt,Celt 的特種兵行軍速度快,拆樓也快。但看完Celt 的假村莊後,回到德國看了一些資料,原來這是Celt。

Mozart Wohnhaus 不去有點說不過,於是又去了。對音樂幾近無知的我,一半的時間花了與音樂無甚關係的地方:看莫札特到了歐洲那些地方,花了多少時間。呀,感到自己一年的時間實在不值一提。二年的出游,莫札特單是呆在在馬車的時間就是一年。不過莫札特在馬車上作了多小留存後世的樂章呢?
離去前,寄了以下的詩給朋友,我也很喜歡的,而且以我的德文,雖不是每字明瞭,但起碼看得明白。

Nimm dir Zeit

Nimm dir Zeit zum Träumen, das ist der Weg zu den Sternen.
Nimm dir Zeit zum Nachdenken, das ist die Quelle der Klarheit.
Nimm dir Zeit zum Lachen, das ist die Musik der Seele.
Nimm dir Zeit zum Lieben, das ist der Reichtum des Lebens.
Nimm dir Zeit, um freundlich zu sein, das ist das Tor zum Glück.
Irischer Gruß

Wein

和柏林,巴黎同級的大城市,美麗的大城市。他有卡夫卡的足跡,有莫札特墓地,有佛洛依德的診所。她亦有如西九的大型建築群MuseumsQuartier ,戲院到處可見,有二千座的大型Staatsoper ,也有舊日皇朝留下的美泉宮。好運的是越上月蝕,看報得知時興奮莫明,可惜天公不造美,當晚烏雲密布。但在維也立的停留仍是令人回味。

還沒到柏林,但和巴黎比,比較喜歡維也納,主因是懂得少許的德文。完全不懂法文的我在巴黎除了在博物館外是文盲。雖然在維也納也是平個文盲,但感受則不同了很多,起碼買食物時不用指手劃腳。

在Staatsoper 看了Oper 和在戲院看了Notes on a Scandal 。兩個地方也是看人為主,而不是看Oper 或戲為主,Oper 說的是外星文,劇名我也不知道,買的是最平的企位,只要2€。 2€ 前後四小時的娛樂完全是超值,只要你不要站至腳痛。很多日本人看Oper ,我還看見有人穿和服來看Oper 。中場休息時就到處可以看見少年男女拿着香檳談情,或是一班中年男仕在高談闊論,還有大排長龍的女廁。在戲院看了Notes on a Scandal,有一半是上了年紀的觀眾。在香港可不會看見那麼多近六十歲的人在戲院看戲,可見電影文化分別之大。放影時身傍坐了一個妙齡少女,開頭沒有留意她,中途發現她和我一樣,一邊看一邊咬手指,於是在電影後半常偷望她,所以印像很深。她眉清目秀,骨架小,身材不誇張,是我喜歡的類型。

觀光,有Belvedere,美泉宮(Schloss Schönbrunn),當地人住的Hundertwasserhaus ,還有街市Naschmarkt 。上次到巴黎沒有去凡賽爾宮,所以美泉宮仍是我去過最美的歐洲宮殿。宮內有十八世紀的中國裝飾,但看上去很日本。而Hundertwasserhaus 是自然風格的公共屋村,是我看過唯一不是四四方方的公屋。Naschmarkt 的東西很平,有很多小食。

到了Mozart 的墓,也到了Zentralfirehof ,但找不到Beethoven 的墓。Wien 的墓地一點也不陰森,而且很多美麗的墓雕。美麗的地方即使是墓地也令你心曠神怡。

留言

說…
你的照片拍得很美, 忽然很想念在salzburg的日子, 即使那只是平平淡淡的一年.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