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lores O'Riordan

今天用心的聽了Are You Listening 一次,之前在街上聽過無數次了。坐定定聽很不同,Ecstasy 就是一例,是要坐定定,甚麼也不做才有味道。

我不算對音樂很迷,聽的只是流行曲,平時坐車不想看書有點音樂就可以了。所以也聽市面最Hit 那些多,一來易於下載,二來和別人會多一些話題。所以那排古巨基Hit 我就聽佢,有一排也聽Stephy 。接觸Dolores O'Riordan 是年前別人給我The Cranberries 。感覺很好,不過不足令我自己找更多的來聽,而且我也很
滿足不停的Replay 那些好聽的歌。說來,廣東歌量雖多,但來來去去,過了一定時候,大部分是不會重聽的,好像以前常聽楊千華,有一天發覺很久沒聽了,覺得以後也不會再聽,就一次刪除她所有的歌曲,古巨基也刪了。但The Cranberries 到見時仍常聽。

Dolores O'Riordan 出碟也是偶然在wikipedia 看Cranberries 的資料得知,就下載。很喜歡那聲,有力。When We were Young 在旅行時很喜歡,總令我覺得自己仍然年青。Loser 鬧人也很合我意。反而主打Ordinary Day 則不太好,入唔到佢講既心情。坐下聽就是Ecstasy ,在街上很難聽出那迷幻的味道,坐著無事細聽就覺得演譯得很好。不過其實沒有一首不好聽呢,因為把聲太好聽啦...

聽著,回港真的沒理由不買碟。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