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

身處德國已經一個月了,飛逝,如離開香港前的時光,我,好像沒有生存過似的。

不,為了證明我曾經存在過,我寫了這些文字。也看了《資本論》中Mandel 寫的序言,看畢《傾城之戀》、《留德十年》,看了《世界未日與冷酷意境》的首兩章。到了海德堡,到過Karlsruhe 周邊的小鎮,還有柯到訪。還有花了很多錢!

以上一切好像為了證明這一個月並沒有枉過,甚麼都沒有做過好像對不起一些人以的,所以就有交代的必要了。但他們又不會看這個網誌,這就好像自慰似的。

但這種自慰實在有其好處,可以訓練我的自律。

剎有介事地自我審視一番,也忘了是可時開始的習慣了。到了德國後,心理狀態不同了,這種審視加多了一種功能,就是計劃。這也好像我第一次要認認真真的去計劃自己的生活,在香港的生活怎樣也會有一些外在的指向,如考試,亦會有一點慣性,如每月朋友聚會。要計劃自己如何生活,由食到學習。沒有了外在的指標,若是慣性的話,就只會留在Karlsruhe 一年,不知自己做過甚麼。自我審視出現了一些計劃,令自己更自律,設定了一些實在的目標,回復了一點點的方向,也開始有了做到一些事的慾望。尤其慾望,好像很久沒有出現過。不知是好是壞。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