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森林 Schwarzwald


其實只是遊了Freiburg 和Titisee ,然後坐火車經過了Stuttgart 。本來計劃到Tübingen ,但時間所限,又錯過了一班火車,就只好放棄。Tübingen 是德國傳統大學城之一,大學於1477 年成立,出過Hegel 、Kepler等,Kepler的行星運行法則是包括在AL 的物理課程內的,但相信當年的同窗都忘了。無他,香港的科學教育不講學科歷史,只將科學的方程式當作真理去教,人名一點都不重要。但我總認為,我的物理和數學學得比朋友仔好,是因為我看了一些學科史,比其他人更清楚自己在讀甚麼,站在歷史的那個位置。

十一月十日早上九時在Karlsruhe 火車站出發,十一時到了Freiburg ,Freiburg 也是德國傳統的大學城之一,這城市有水道在城中穿梭,從前是用作給牛隻飲用,更重要的是防火,現在則成為城市中的點綴。Freiburg 著名的是了用三百年建造的Freiburg Münster ,不過很可惜它被維修的鐵架包圍着未能看見他的外貌,登上那高百多米的塔樓,能看到Freiburg 全市的境色,可惜看到的是被鐵絲網圍了起來的境觀,很難給人十分舒暢的感覺。但仍不失是一個好的看台。途中經過德國最古老的小旅館„Zum Roten Bären“ ,還到了大學區逛了一會。就這樣過了兩小時就起程往Titisee 。

往Titisee 途中,經過了我所經歷過最美麗的火車旅程,火車鐵道是1887年鋪成的,爬升了625米,途中經過了峽谷,高大的杉林不斷出現,間中有放牧平原,而秋天又為這美麗的境色添加顏色。在Titisee 走到了湖邊,再獨自的走了上山,希望可以從高處看看周圍的境色。在山途中,感受到黑森林的質感與以往體驗過的都不同,尤其和黃山的,黃山的是石多,度路曲折。而這裡真是一個山林,基本上沒想到什麼路,周圍有數之不盡的高大樹木,周圍也是一樣的,和香港不一樣,香港行山是不會迷路的,因為路是路,基他的都是灌木,很清晰的。但這樣灌木不多,只有大樹,路並不清晰,如果沒有指示牌,我想我一定會迷路。

之後坐車到了Stuttgart ,因為趕不及火車,足足用了四小時才到,也很累了,就放棄了遊Stuttgart ,只在火車站附近行了一圈。回到宿舍已經十二時,很累,就睡了。

我想我的體能真的有待改善。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