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達佩斯,Budapest

有誰知匈牙利和古代秦漢的匈奴有沒有關係呢?不過好象有點遠,千多年前由東亞打到歐洲可能性比較低。Huns 是Age of Empire II: The Conqueror 的種族,第一次了解Huns 的歷史也是透過AOC。誰說打機無益?

這是我第一個踏足的前蘇聯「領地」,會有甚麼特別呢?首先在坐火車到到布達佩斯的的路上看到了破落的村莊,印像和中國火車上看到的村莊差不多。比和西歐的無可比擬,尤其德國可極整齊的屋和街道。但那是符合我心中的東方形象的,破落的村莊,土地荒涼(但其實是因為冬天),火車搖動到不能書寫,車上煙民眾多。簡單的,就是落後,又或是不夠現代化。

第一個到訪的前USSR 衛星國家,這國家自可自述當年被管治的情況自是重點之一。到訪Terror House ,一個名字已經告訴你他是甚麼立場,Terror House 包括的不只是共黨,而是由二戰開始的納粹罪行到蘇共的政治恐怖。Terror House 不是八九後憑空建立的,而是在改建自政治警察的總部。牆外有1956 年革命失敗的英雄相片,星期一到訪時留下很多記念的蠟燭。在館內營造的是一個被撕裂的感覺,入口就己經劃分一面是梯級另面是斜台。很多房間也是由兩部份組成,如政治警察頭目的房間,切開了兩部份,一半是當年的木地版,一半是石屎。館中間放了一架坦克車,館內以黑紅為主,暗暗的燈光,加上那撕裂感覺,是令人感受當時那種恐怖的做法。

但諷刺的是匈牙利本身的管治也不是很好,零六年的總理說謊事件引起大暴動,而我到訪時到處也是警察。國會亦用鐵欄圍起了,內有為數不小的警察在戒備,鐵欄上縛了不少代表無政府的黑色絲帶。我亦碰巧遇上了別國(好像是法國)到訪的車隊,警戒之強在我看來自是礙眼。而我走後數日亦有少量無政府主義者衝擊國會。當趕走了強權,並惡魔化了他門,不代表事情就會轉好的。

另一個景點是共黨公園,是八九後在市中拆了的雕像集合處,完全是資本主義的勝利象徵。 當然我也消費了一下馬克思,以及其他。

最吸引消費的還是市中心,因為跟本就是為旅客而設的,大量的酒店,名店,和週邊的現代大馬路很不同,是以行人為主的。而且也很美,是可以和巴黎媲美的大城市美態,而且多了一種東方的浪漫味道,又有一種共產留下的實用主義。那東方味應是給土耳奇佔領時染上的,而城堡重建了又重建沒有甚麼吸引力,較吸引的是城堡傍的Matthias Church,外是歌德內是土耳奇,吸引之處就正在於那在東方氣氛的西方宗教味道,再加上王權, 很特別。

景點之一還有Oper ,單是入內看一看就要5€,比維乜納站四小時的2€ 還貴,不過是值回票價的。當年奧匈帝國皇帝出資建做的條件是不能比維也納的Oper 大,所是結果只有千多座,但因為少,所以花在內部裝瀇的錢多了,結果比維也納的美的多。單是那三色大理石砌成的梯級己是一絕,媚俗的金自然不小,但那四五米高的鏡才是主角。眾多代表自然的壁畫,四季的,十二月的,地水火風的都令身處Oper 多了一種舒適之感。

最後減少了消費,到了匈國的千年廣場,紀念的是建國千年以來的民族英雄,但沒有AOC 的Attila the Hun。廣場亦是通過市中心的大路的扇形中心,在這𥚃可以看到是城市的空間是如何的劃分。車路為主,行人要走隧道。如我要走到一固平民化的浴室沖涼,就等上一分鐘的紅綠燈。

我在匈國的之愛活動,強烈推介的是在浴室沖涼,沖完比之前並沒有乾淨了,但是醒神了和極之舒服,只是8€ 左右。浴室是人們談天說地的地方,我在想,我不了解的土耳奇,他們的知識份子會否是在浴室聽到眾人談哲學,歷史而養成的,就如西方的咖啡店。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