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ünchen, 慕尼黑

上次到Nürnberg 找了珊姐,今次到München 就沒有找她了,免得又花上別人一天。計計下我已經不在德國四十多天,當完成波蘭之旅就單是去旅行就會花了兩個月。去了那麼多地方德國也是沒有甚麼份兒的,München 算是第一個旅遊目的地。

慕尼黑的啤酒,香腸也在國際上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德國。但其實以國家為單位,捷克才是世上最大的啤酒國,每個人平均一日喝半公升啤酒。德國的純淨法則(Reinheisgebot)十名聞名,在歐盟法律凌駕純淨法則前,在拜仁洲售賣的啤酒只能用水,麥芽,蛇麻子,酵母制作。零六世界杯Budweiser 取得了在會場買啤酒的專利,因為Budweiser 有外加味料,不符合純淨法則中的規定,出現了一場小風波。不過早在歐盟法律凌駕純淨法則時已經有人說了脫離歐盟,當然沒有成事。而其中拜仁是德國的啤酒大洲,世上30% 的啤洲品牌在拜仁生產。

有生產自有消費,慕尼黑到處也是啤酒公園,個個都在喝啤酒,一升起,早上一直喝到晚上。也有不少聞名的啤酒屋,其中表表者當然是Hofbrähaus ,可以同一時間容納數千人呢,在晚上這倘大的Hofbrähaus 也不見有很多空位,可想而知多少人喝啤酒。

德國除了啤酒,第二聞名的當然是納粹。而納粹如同啤酒,兩者也是拜仁起家的,當年希特拉的納粹運動就是在拜仁洲開始而直倦德國。同時,著名的反納粹運動Wieße Rose也是在München 進行,而今日的慕尼黑大學前的廣場亦以Wieße Rose 的成員Scholl 兄妹和教授Huber 命名。可惜我離開了慕尼黑看Sophie Scholl - Die letzten Tage才知道。而納粹和Wieße Rose差不多,在城中一些痕跡也被保留,如廣場地上的牌,刻了當年制止希特拉而殉職警員的名字。他們雖然制止了希特拉第一次的「革命」,但希特拉後來仍是得到了權力。納粹和啤酒的關係當然下止於同一地方起家,啤酒屋Hofbrähaus 是希特拉第一次演講的地方。在中文,希特拉第一次政變也被稱為啤酒館政變(Hitler-Ludendorff-Putsch)。可現啤酒在外國人中多能代表德國。

說開納綷自然要說二戰中惡名昭彰的集中營。作為納粹掘起的地方,慕尼黑附近有德國等一個集中營,在Danach,而現在成為了一個景點和教育中心。作為景點,自有不少遊客到訪,但人數不算很多,也許是因為作為教育中心,那些學生和軍官(?)沖淡了。而且有很多人也是說德語的,說外語的遊人比例好像比市中心還少。德國集中營相對那些東歐控訴納綷罪行的博物館,少了那些用建築裝修令你覺得恐怖的用心,而是冷冷的一堆資料。不知是因為自己行為而少了一份控訴的感情,還是設計上特意不用這些手法。

香港政府很欣賞的天幕計設,在Munich 的Olympiazentrum 有,如今天這個天幕下的不再只是運動場,更是文化表濱中心,很像西九的一個地方。在西九問題上我本身對天幕沒有很大的反感,今次到訪更有點喜歡,因為身處天幕的空間感和身處商場或草地不同,是一種開揚但不空壙的感覺。傍邊的一個湖和小山造出一個很舒適的環境,在黃昏坐著十分舒服。

到巴伐利亞自然要到新天鵝堡,這應是德國最出名的城堡,因為他被迪士尼抄了他的設計,在香港迪士尼那個睡公主城堡基本上只是Q版了的新天鵝堡。但有趣的是迪士尼抄了新天鵝堡的設計,但郤禁止別人在出版上用睡公主城堡的照片,所以有些人直接用新天鵝堡「扮」回睡公主城堡。新天鵝堡由巴伐利亞最後的國皇Ludwig II 所建,但城堡未完成Ludwig II 就「自殺」死了,但城堡內完成的部份也值回入場費。其實Ludwig II 建了不少的城堡,沒去其他,只因時間有限。但因其只去一個城堡,沒有甚麼對比是不太會感到新天鵝堡很特別的,只是比較美而且。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