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 Der Dezember


一早起來,發覺已經是十二月了,時間真的過得很快,已經很習慣在這裡的生活,一個人的,雖然常常思念家人,女友。但也只能習慣而且,不然可以怎樣呢?而造樣的思念,令我想像回到香港會是很美好的樣子,但理智告訴我不是,回到香港,會有香港的問題,最根本,我就不會像現在消費着自己的青春,而是給別的事,如找工作,耗費我的時光。

無論如何,時間也在過,若不活着,就是行屍走肉。

要記起自己對自己的寄望。

還記得初中時馬以常老師的自律、慎獨。當然馬老師還教聽話,但我想我理解的聽話,意義已經和馬老師希望教的不同了。畢竟,已經是大學生了,聽話,只是免於亢龍有悔。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