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火車 - Nachtzug、漢堡 - Hamburg、哥本哈根 - København


第一次在火車臥舖(Liegeplatz)過了一晚。第一次,是因為以往我會為了省下那十元八塊而選坐的(Sitzplatz)。不過,我相信有了這次的經驗後,以後也不會那麼折騰自己。因為兩者相差太遠了。坐著一晚,明早是會由屁股痛到腰上的。身體還沒有什麼,因為還年青,再痛也能再支持一天;更重要的是精神,一晚坐著的半睡半醒,根本不能休息。那種半睡半醒的狀態,只是一晚我已令我不能作任何的思考,精神散渙,極渴望躺下,好好的睡一下。比沒睡四十八小時不停工作後更糟的精神狀態,通宵工作後只是累而且已,但還能夠集中思緒,思考只是慢了,卻不是不能。睡呢,明早則是精神渙發的,甚至有精神去想那《世界末日與冷酷意境》中左右腦的事情,並且也可以試著左腦用右手和右腦用左手同時數銀幣,當然那是失敗的。

數銀幣失敗後,看著窗戶外的風景,因為比Karlsruhe 北,樹林的顏色更有秋天的感覺,更悅目。看了一會,我第一次的臥舖之旅就完結了。已經身在漢堡,到哥本哈根的火車一小時後才到,就打算在漢堡逛逛,也希望到海港拍一些早晨的照片。但圍著那敞大的火車站走了一個圈,已經花了二十五分鐘,於是就坐下吃了一些東西,就上了到哥本哈根的火車。

到哥本哈根的火車中途取了水道,火車上了輪船,我走上了甲板,很久沒有看過那一望無際的海洋了﹙還是我根本沒有看過﹚。那廣闊真的令人感到十分的舒暢。

中午到了哥本哈根,美人魚像是我的目的,中途特意途經了一些公園。哥本哈根市中心的公園可不少,而且公園不像香港的那樣多設備,基本上只是草、水、樹和一些木椅,路也只會是泥路,最人工的可能是一堆圍起了圈的石頭,那是給你生火的地方。在香港是沒有可能的。走到了美人魚像,有一車車的遊人,人人也留影,和香港沒有分別的。不過我也不太在乎的,隨手拍了數張就好了。回火車站最了步行街的路,基本上也曷H&M 和LV 等品牌。

六時上火車到柯住的Aalborg 。在火車發覺丹麥的火車和德國的很不同。不過,與其說是火車不同,不如說是人不同。在丹麥,差不多每個人也是在談天、吃東西、喝酒的,聲浪也不少。這是我在德國坐火車不曾遇過的,德國的火車靜得很,人們只會輕聲閒談。火車遲了一小時才到達,真是苦了在火車站等待的柯。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生活

生死

芬蘭流水帳